5db117462a481

Quick Navigation

快速導航

煤炭去產能告別以產量論英雄

來源: 本站 作者: cctd 發布時間: 2020-09-29 10:35:13 瀏覽次數: 40

  山東省發改委近日下發《關於公布2020年全省化解煤炭過剩產能調整方案的通知》提出,今年計劃化解煤炭過剩產能2621萬噸。其中,計劃關閉退出煤礦8處、退出產能806萬噸,計劃核減產能煤礦29處、退出產能631萬噸,以其他形式退出產能1184萬噸。對比年初公布的994萬噸目標,任務進一步加碼。據山東省能源局煤炭處相關負責人介紹,2016年-2019年,山東累計化解煤炭產能3839萬噸,“十三五”期間要完成6460萬噸規劃目標。

  臨近收官,多地去產能進度加速。記者梳理發現,根據《2020年煤炭化解過剩產能工作要點》,內蒙古、新疆、黑龍江等十餘地區,近期陸續公布地方版實施方案。在鞏固現有成果的基礎上,“係統性去產能、結構性優產能”持續推進。

  今年再去1億噸左右,市場供需基本平衡

  統計顯示,推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4年多來,煤炭行業累計關閉退出落後產能近9億噸,全國煤炭平均單井能力提高到100萬噸以上。由此,過剩產能得到有效化解,煤炭生產結構不斷優化。

 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副秘書長張宏用一組數據具體對比:2015年底,全國共有煤礦1.2萬多處,其中大型礦井1000處左右、產量23億噸左右。到2019年底,煤礦數量減至5300處左右,大型礦井產量超過30億噸,尤其是已建成千萬噸級特大型煤礦44處、產能6.97億噸/年。“算上目前在建的40處千萬噸級礦井,全國特大型煤礦總產能將達到11.72億噸/年。在建設大型現代化煤礦方麵,我國已經引領世界煤炭工業的發展方向。”

  除了數量,供給質量也不斷提高。以產煤大省山西為例,記者了解到,在淘汰落後產能的同時,大力發展優質產能。2016-2018年,該省(不含央企)關閉煤礦88座,退出產能8841萬噸,退出總量全國第一;今年退出產能2325萬噸,提前一年完成國家下達的“十三五”去產能目標任務。同時,紮實推進26座高產高效礦井產能核增,國家已批複14座、核增能力2890萬噸。截至目前,全省煤炭先進產能占比達到68%,提前實現2020年達到2/3的目標。

  煤炭科學研究總院煤炭戰略規劃研究院副院長吳立新告訴記者,今年計劃再去產能約1億噸,科學產能占比有望超過70%。“在此情況下,市場供需可基本實現平衡,但區域性、結構性供應不足同時存在。”

  警惕人員和資產處置、產業接續等新老問題

  在取得成效的同時,多位業內人士提醒,老問題沒徹底解決,又出現了一些新的問題,值得警惕。

  張宏稱,去產能遺留的資產處置是一項長期難題。礦井關閉後,巷道、設備等資產隨之作用清零,由於難以變現,大多成為無效資產。若按相關政策進行核銷,涉及額度較大,一下子推高企業資產負債率,影響經營發展;若未經過合法變現等程序直接注銷,則可能帶來國有資產流失等問題。

  再如,煤礦關閉退出後,債務依然存在。這些錢大部分是向集團總部借款,或由母公司統貸統還,難以進行分割處置。中央財經大學副教授邢雷表示,目前雖已出台多項政策,但以原則性內容居多,缺乏符合地方實際、具體而可操作的指導方案。“企業遇到問題,往往沒有條款可依,也難與銀行協調,可以說不少債務沒辦法處置。”

  兼並重組煤礦退出麵臨更多問題。在部分地區,民營煤礦被國有企業兼並重組,實際卻不具備繼續開發或建設現代化大型煤礦的條件。中國煤炭工業協會政策研究室主任郭中華稱,由於股權結構複雜,這部分礦井牽涉諸多利益,持股方意見不一,導致在去產能中難於關停。“例如,一個作價10億元的礦井,國有、民營分別占股51%、49%。若要關停,國有企業需要拿4.9億元,但在不產生效益的情況下,這筆錢怎麽出?”

  除了老問題,吳立新表示,產業發展接續、區域供應緊缺等新問題,同樣需要重視。“一是新的煤礦如何跟上。近幾年,隨著自身產量逐步減少,東北、‘兩湖一江’等地逐漸出現季節性用煤緊張,在去產能的同時也要做好保供。二是新的產業如何跟上。諸如一些資源枯竭型地區,退出是必要之舉。但考慮到未來發展,需要從地方規劃出發,尋找新的產業、新的出路。”

  從“總量性”去產能轉向結構性“優產能”

  在新一輪實施方案中,優化產業結構成為焦點。多地提出,由總量性去產能為主轉向係統性去產能、結構性優產能為主,大力破除無效低效供給,為優質產能更好發揮作用騰出市場空間。堅持破立結合,先立後破,培育發展優質產能,持續提升安全清潔高效穩定的供給能力,通過優質產能有序增加,推動落後產能加快退出。

  吳立新表示,進入新階段,去產能不再以礦井規模作為唯一標準。在上大壓小的同時,安全、環保、開采功效等指標也是重要參考。未來,將堅決淘汰不具備安全環保條件、不符合產業政策的落後產能,同時結合區域性煤炭供需形勢科學規劃。

  張宏稱,下一階段,要加快退出資源枯竭、安全風險高、生產成本高、開采難度大及扭虧無望的落後產能。有序發展優質產能,加快退出無效低質產能,更多發揮中西部地區優質先進產能作用。“諸如晉北、晉中、晉東及神東、陝北、黃隴基地,是目前全國煤炭生產的核心。建議控製資源開發節奏,新建煤礦以產能置換為主,通過產能置換有序釋放產能。而冀中、魯西、河南、兩淮基地多是老礦區,重點是加大煤礦智能化改造,關閉退出資源枯竭、災害嚴重煤礦和開采深度超千米的礦井。在去產能的同時,優化煤炭開發布局。”

  根據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發布的《煤炭工業“十四五”結構調整指導意見(征求意見稿)》,到“十四五”末,全國煤礦數量將進一步減少到4000處左右,建成千萬噸級礦井(露天)數量65處、產能近10億噸/年。